隐基底

“隐基底”由两个希伯来字组成,「隐」是泉源,「基底」指羔羊,所以,“隐基底”的意思就是「羔羊之泉」。隐基底位于死海西岸,从西边海拔200米的犹大旷野一直下降到东边海平面以下418米的死海,落差600多米。四面都是危崖绝壁,山洞很多。隐基底隶属犹大支派的城镇(书15:62),是犹大山区的「出入口」或「关口」。 隐基底又名「哈洗逊.他玛」,在亚伯拉罕时期,为亚摩利人的地方(创14:7;代下20:2)。大卫逃避扫罗追杀时,逃到干旱疲乏无水的犹大旷野,隐基底成为他的避难所。撒母耳记上 23:29记:大卫从那里上去、住在隐基底的山寨里。撒母耳记上 24:1 又说:扫罗追赶非利士人回来,有人告诉他说、大卫在隐基底的旷野。当大卫在诗歌中提到「祢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诗31:3)时,他可能会想到自己在隐·基底藏身时的那些岩石、山寨。 周边旷野一带是干旱疲乏无水之地,而隐基底这个绿洲里有许多岩洞泉水,并有两条常年流淌的溪流,为众多动植物提供了死海附近非常难得的生存条件,自古就生存着许多植物(歌一14)、野山羊(撒上23:2)、蹄兔和两百多种鸟类,那里至今仍有好几处泉水自岸壁涌出,水量甚丰,土地肥沃,有许多棕榈树、葡萄和一些香料树生长。所以,旧约圣经除了形容这一带是「旷野」和「山寨」之外,也说这里是「野羊的磐石」。雅歌形容爱人如一束凤仙花开放在隐基底的葡萄园里(歌1:14),非常有诗意。 由于地近死海, 隐基底从未有大量人口居住过,新约时代大约只有一千余居民,1949 年以色列独立战争中,军队自其南乘船收复了隐基底,1956年在废墟的附近成立集产农场,名叫 Ain Jidi,那时只有三百九十人。到今日已设有青年旅舍及郊野公园,集产农场提供有空调的豪华客房,另设有淡水泳池与硫磺温泉,已成为以色列的旅游胜地。先知以西结预言将来的新天新地,耶路撒冷圣殿将有河流出,河水往东南倾注,死海将会变成地中海一样,「必有渔夫站在河边,从隐.基底直到隐.以革莲,都是晒网的地方。各类的鱼都像大海里的鱼那样多。」(结47:10)  根据圣经和合本和圣经综合解读编辑整理

法利赛人

法利赛人属于犹太教中两大教派之一,是犹太教中最严谨的教派。法利赛人信奉耶和华,劝导大家遵守律法。然而他们墨守成规,拘泥传统,认为古人对律法的解释与神对律法的解释有同等权威。法利赛人大都注意外表的行为,克己自制,有宗教热诚,所以他们认为自己能够被神称为义,但却忽略了「人里面的公义、怜悯和信实」,忽略了敬拜神的本质。主耶稣斥责他们只注重仪文上的洁净,却任凭内心的污秽不洁,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乃是假冒为善的人。耶稣也常警戒他的门徒不要像法利赛人。在马太福音五章二十节,耶稣告诉他的门徒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 虽然法利赛人被耶稣批评得一无是处,可是也有些愿意追求真理的法利赛人,例如尼哥底母,他夜访主耶稣,与主讨论重生的问题,后来成了耶稣的门徒;但多数法利赛人是杀害耶稣的同谋者。 圣经记载: 【太廿三25-28】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 根据圣经和合本和圣经综合解读编辑整理

得救

按字意讲是从各种逆境中得蒙拯救,例如:从患难中、疾病中、危险中、自然灾害中被救出来。圣经中“得救”的希伯来及希腊原文都有“拯救”、“免死”、“痊愈”等含义。新约圣经则多用得救来表示罪得赦免,与神和好,得神所赐永远的生命及属天的平安;信徒因信耶稣不再作罪的奴仆,成为圣洁,不沾染污秽,并得到耶稣基督替死赎罪的救恩,有了永生的指望,将来得以免去地狱的永刑,灵魂得救不至于灭亡。最终身体得赎进入永恒荣耀的新天新地。 圣经记载:1)得救是处于神的恩典和人的信心。【弗二8-9】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徒十五11】我们得救乃是因主耶稣的恩,和他们一样,这是我们所信的。 2)只有靠耶稣的名才能得救。【约十9】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徒四12】除祂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罗十9,13】你若口里认耶稣为主,心里信神叫祂从死里复活,就必得救;『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约三17】因为神差祂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祂得救。 3)救主耶稣原意万人得救。【提前二4】祂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彼后三9】主所应许的尚未成就,有人以为祂是耽延,其实不是耽延,乃是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徒十六30b-31】监狱的看守问保罗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 』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 』

活祭

是指基督徒生活的一个基本准则。旧约中神的百姓以牛羊等动物为祭物献给神,由祭司把祭牲杀死献在祭坛上;而在新约中,信徒有主耶稣基督代死的救赎,所以不必再杀祭牲献祭,而是要把自己的一生, 在我们还活着的时候,完完全全献给神,遵行神的旨意。 圣经记载 【罗十二1】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 【罗六12-13】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也不要将你们的肢体献给罪作不义的器具;倒要像从死里复活的人,将自己献给神,并将肢体作义的器具献给神。

美索不达米亚

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是古希腊人对两河流域的称呼,两条河指幼发拉底河(Euphrates)和底格里斯河(Tigris),这两条河发源于今天土耳其境内的安纳托利亚(Anatolia)山区,流经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在下游逐渐汇聚成阿拉伯河,流入波斯湾。两河之间的美索不达米亚是由沙漠、山峦和大海环绕而成的平原,周围缺少天然屏障,历史上有许多民族在此接触、入侵、融合,产生了人类最早的古文明,称为两河文明或美索不达米亚文明。 每年春季,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因为雨水和来自扎格罗斯山脉冰雪融水而定期泛滥,使南部的平原地区被水淹没。因此在干旱少雨,主要由山区、高原和沙漠组成的西亚,美索不达米亚平原成为适合农耕的得天独厚的肥沃之地。这两条河每年氾滥,所以下游土壤肥沃,富含有机物和矿物质,同时该地气候干旱,需要用大规模的人力协作来进行灌溉,从事农业丰产。从极古的时代起,就已有人类居住、开拓这片古老的土地。因此这里很早就形成了成熟的文字、众多的城市及周围的农业社会,相继出现了欧贝德(Ubaid)、乌鲁克(Uruk)、吾珥(Ur)、苏美尔(Sumer)、阿卡德(Akkadian)、巴比伦(Babylon)、亚述(Assyria)等古代文明,最终被波斯和希腊帝国所征服,渐渐被人遗忘。 美索不达米亚文明辉煌灿烂,在这里可以找到最早的学校、最早的图书馆、最早的日历等等。其中,古代两河流域的神话也可以被列为世界神话传说体系的一朵奇葩。美索不达米亚的苏美尔文明与圣经旧约息息相关。考古学家于19世纪在古美索不达米亚发掘之后认识到,圣经《创世记》中所讲述的几乎所有的创世记载都存在于古代两河流域的历史文献中。通过比较古代美索不达米亚与圣经《旧约》,我们既可以非常清晰地了解到两者的密切关系,帮助我们学习和理解圣经中所涉及的社会发展状况以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方面。  根据圣经和合本和圣经综合解读编辑整理

基督

基督(希腊语Χριστοs,英语Christ,“基利斯督”的简称),意思是“受膏者”,古犹太人封立君王、祭司或者先知时要举行为受封者头上浇膏油的仪式;希伯来语发音为”弥赛亚”。 “受膏者”和“弥赛亚”是希伯来文同一个字的不同翻译,意指以色列人一直盼望的救主。“受膏者”在新约希腊原文圣经中被写成“Christos”,中文译为“基督”。所以新约圣经中提到的“受膏者”,一般指基督(主耶稣)。主耶稣就是基督,是耶和华神的儿子。 圣经记载: 【马太福音 16:15-16】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 神的儿子。” 【约翰福音 4:25-26】妇人说:“我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要来;他来了,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他!” 根据圣经和合本和圣经综合解读编辑整理

「耶和华」读音的由来

耶和华(英语:Jehovah,又作Yehovah 或 Yehowah),是对希伯来圣经中的希伯来语:יְהֹוָה‎,或是四字神名(YHWH,YHVH)加上母音,进行拉丁化而产生的一个专有名词。原是犹太教尊奉的神名,也是基督教中的神,可译作”雅威”或”亚威”或”亚呼威”。古代希伯来文没有元音字母,只有 22 个辅音,因此不能根据字母直接发音,和中文一样,每个字的读法都必须由老师教。希伯来四字圣名按照犹太教的传统尊为至圣,随便读写这个字成为忌讳。四字神名只有大祭司每年赎罪日进入至圣所祷告时,才能直接读出来。 希伯来圣经在公元前二世纪翻译为希腊文的“七十士译本”,将这个字翻译成“主”,许多圣经译本延续用“主”(如英语:LORD)来翻译这个字。平时犹太人在说话中用「主」(音 Adonai)来代替。在书写中也极为谨慎,常常在字母间加上“-”或者改动字母。主后 70 年圣殿被毁,犹太祭司传统中断,四字神名的正确读法就渐渐失传。 中世纪时犹太学者为希伯来语的4字神名标上母音“主”“adonai”的符号,主后 11 世纪的犹太马所拉文本将「 Adonai」的元音符号标注在「YHWH」上, 变成「 YaHoWaH」。虽然如此,犹太人仍然认为神的名太神圣,人不应轻易说出口,所以在犹太会堂礼仪当中不说神的名字,只以“Adonai”(意为“我的主”)来称呼神。 文艺复兴时代,欧洲人将「YaHoWaH」的辅音、元音结合起来,读成了「耶和华 Yehowah」。近代圣经学者对照标示元音的古代希腊文的旧约译本,以及当时一些非犹太人对该词读音的描述,认为发音可能是「雅威 YaHWeH」, 意即『我是那我是』(I AM WHO I AM)。 根据圣经和合本和圣经综合解读编辑整理

公会

圣经中的公会即犹太公会,意思是“坐在一起”。主耶稣在世的时候,公会设于耶路撒冷,是犹太人的最高法庭,可以审理一切宗教及民事的诉讼,但没有判死刑的权限(该权限属于罗马总督)。犹太公会有会员71人,包括大祭司、祭司长、长老、文士、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的领袖等。一般议题只需要由23个成员组成的小会决定。只有在关系到国家大事(比如宣战)或者小会无法达成协议的事件才由所有71名成员参加的公会决定(参考巴比伦塔木德:犹太公会 2a)。如果公会中有人逝世,或者出于其它原因不能继续其会员工作,则招录新的成员。 犹太公会在四福音书中多次被提到。耶稣及门徒彼得、约翰、司提反、保罗等均受审于该会。耶稣被门徒加略人犹大出卖给公会,公会为此给了犹大30块银子。由于他们无法证明耶稣犯了死罪公会就指责祂犯了亵渎罪(按照犹太教律法这是一个死罪)。但因为公会没有判死刑的权利,耶稣就被带到罗马帝国驻犹太省的执政官本丢彼拉多前。本丢彼拉多不同意公会的决定,但是民众要求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本丢彼拉多怕再次发生大规模暴乱 (先前已有多起反罗马暴动并受到了皇帝的警告)会令罗马皇帝罢免他,因此同意了民众的要求,判决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 在主后70年罗马帝国攻陷耶路撒冷,第二圣殿被毁,犹太公会被解散(参考巴比伦塔木德:犹太公会13b-14a)。

《七十士译本》的影响

《七十士译本》很可能是圣经最重要的译本。它为新约的发展提供了急需的启示,影响巨大。在两约之间的时期,正如路加在《使徒行传》中所说的,逼迫使犹太人分散在“天下的各国”。犹太人说各种已知的语言,而许多人不懂得圣经中古老的希伯来语,但大家都懂希腊语。所以,《七十士译本》极大的满足了需要,为分散在世界各地的犹太人提供了摩西的书卷。在耶稣降生时代,犹太人会堂所用的圣经多数是《七十士译本》。对犹太人来说,把他们神圣的律法翻成希腊文,无论是捍卫他们的信仰,或是满足他们在敬拜和教育上的需要,都有着重大的意义。反过来,这个译本也成为介绍犹太人的历史和信仰的工具。 尽管如此,今天许多基督徒对此知之甚少。其实《七十士译本》是早期犹太人及基督徒写作的资源。译本中那些特别用来表达旧约圣经内容的希腊文词汇(或译词)影响深远,遍及日后许多希腊文著作,其中包括斐洛和约瑟夫的著作,以及其他有关犹太人之历史、解经、诗歌和护教等。其后,《七十士译本》被基督徒从犹太人手中接过来,成为教会的经典。它得到广泛的流传,比单单囿于犹太人圈子更具影响力。大部分新约作者引用《七十士译本》,不但大多从本书征引,甚至他们的作品──特别是福音书(尤其路加福音),也蕴含着许多《七十士译本》的语句。新约中引用旧约的地方,一共350次。新约的神学词汇,例如“律法”“公义”“怜悯”“真理”“赎罪”等等,都直接取自《七十士译本》,故必须按照它们在此译本中的用法来理解。 《七十士译本》的重要性再怎么强调也不为过。它为旧约和新约中重要的词语和神学概念提供了急需的启示。《七十士译本》是早期教父们的圣经,并因而有助他们解释了教会的教义。《七十士译本》是初期教会传福音的有力工具,它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耶稣和新约作者所生活的宗教和政治背景;它帮助学者确定哪些手稿最可靠,进而得到准确翻译,当教会需要把旧约圣经翻成其他语言时,多数是从《七十士译本》翻译过来,而不是直接由希伯来原文译出的。

《七十士译本》简介

《七十士译本》是新约时代通行的《希伯来圣经》的通用希腊语译本,估计于公元前3世纪到前2世纪期间,分多个阶段于北非的亚历山大港完成。 《七十士译本》普遍为犹太教和基督教信徒所认同。全卷书除了包括今日普遍通行的圣经旧约以外,还包括次经和犹太人生活的文献。  犹太传统认为,埃及王托勒密二世兴建亚历山大图书馆之时,为充实图书馆的藏书,曾邀请当时犹太人的大祭司写书,并将犹太人的律法译成希腊文。于是以色列十二支族各自派出了六人,总数七十二人(在翻译的人数上,有人认为是七十位,有人认为是七十二位。但基本上七十二位是较传统的见解,因为在《亚里斯提亚书信》里提到翻译人员是从犹太人十二支派的每个支派中各自派出六人, 总数七十二人,并详细列出他们的姓名)。当译经工作完成后,这希腊文的五经译本就成为埃及王宫庭和犹太社区的圣经读本。 《七十士译本》最初只指摩西五经,后来才通指全部旧约圣经。圣经各卷的次序与希伯来原稿不一样。新约圣经多处引用旧约的经文均出自此译本,后来此译本再译成多种文字。 《七十士译本》原书已失传,现存的是公元四至五世纪的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