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斯拉

波斯拉位于彼特拉的北方约 47 公里,别是巴东南约 92 公里,底本西南约 87公里,死海之南约 43 公里,是在 Wadi Hamayided 的源头上,一处三面都是峭壁的大石山上,地形十分的险要,控制了古时自以旬迦别来的君王大道,故是一个军事重镇。在主前八百年前后波斯拉曾是以东的首府。「以东的波斯拉」:象征耶和华仇敌的所在地。 波斯拉附近多铜铁矿,所产之羊颇为著名,染织业也发达。考古学家在 1971 至 1976 年间作了考古发掘,波斯拉城的面积约 7.8 公顷,并分上下两区,是主前八世纪所建极大的一个都市,有神庙、宫殿、官署和设有重防的城墙,似深受亚述之影响,其他尚有波斯及拿巴天时代之遗物。 圣经中数位先知皆预言此城将完全被毁(创36:33;代上1:44;赛34:6; 63:1耶49:13;摩1:12)。现在的约旦旅游胜地佩托拉(Petra)可能就是波斯拉,虽然美丽,却是荒凉无人居住,正如圣经所预言。 (创36:33,代上1:44) 波斯拉人约巴接续比拉作以东王,京城是亭哈巴。 (赛34:6) 因为耶和华在波斯拉有献祭的事,在以东地大行杀戮。 (赛63:1) 这从以东地的波斯拉来,穿红衣服,装扮华美,能力广大,大步行走的是谁呢。 (耶49:13,22) 耶和华说,我指着自己起誓,波斯拉必令人惊骇,羞辱,咒诅,并且荒凉。…仇敌必如大鹰飞起,展开翅膀攻击波斯拉。到那日,以东的勇士心中疼痛如临产的妇人。 (摩1:12) 论以东说,我却要降火在提幔,烧灭波斯拉的宫殿。 (弥2:12) 雅各家阿,我必要聚集你们,必要招聚以色列剩下的人,安置在一处,如波斯拉的羊。

狂妄自大的西拿基立

西拿基立(BC705-BC681)是亚述帝国撒珥根二世的幼子,他父亲去世前,西拿基立曾任亚述北部行省的军事总督,拥有庞大的军事力量。当撒珥根二世在主前705年被杀时,他起而夺取王位,西拿基立曾先后厘平了东、西部行省的叛变,主前703年他攻占巴比伦城,主前701年转而西进,攻击以希西家为首的巴勒斯坦联盟,他先攻下推罗和西顿,然后转向犹大,围剿拉吉,攻占了四十六个城镇,俘掳了二十余万的犹大人,在形势极度危险时,希西家向西拿基立献上300他连得银子和30他连得金子,想借此阻止西拿基立的攻击。 西拿基立入侵耶路撒冷时,埃及的古实王特哈加率军往立拿。西拿基立击败了埃及军队,然后他又再集中全力进攻耶路撒冷(王下十九15-19)。西拿基立差遣使者往耶路撒冷,威吓他们并且要他们投降。他狂妄自大的侮辱希西家,并且亵渎以色列的上帝,宣称上帝不能拯救犹大人。他凭借自己强大的军事力量,夸口他已击败了许多比犹大强大的国家,犹大岂是他的对手呢。他甚至说:「难道耶和华能救耶路撒冷脱离我的手么?」希西家面对威胁拒绝屈服,他恳切祈祷,上帝亲自介入。神差遣以赛亚告知希西家,西拿基立将被制伏,且因着大卫的缘故,祂必保护、拯救耶路撒冷(王下十九20-34)。耶和华的话最终应验了。西拿基立企图围剿耶路撒冷,但亚述营中185,000人在一场离奇的灾祸中全军灭亡,使攻城的计划告吹。西拿基立返回亚述首都尼尼微,在尼斯洛庙里,被他的儿子亚得米勒和沙利色杀害。他的三子以撒哈顿接续他作王。

幼发拉底河

幼发拉底河是中东名河,发源于土耳其境内的安纳托利亚山区,依赖雨雪补,给与位于其东面的底格里斯河形成的两河流域,被称为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是重要的古代文明的起源地之一。 在《圣经》中幼发拉底河被称为伯拉河(Perath)、伯拉大河。 《圣经》最早提到幼发拉底河是在《创世记》第2章第14节——它是继比逊河(Pishon)、基训河(Gihon)及底格里斯河之后,第四条从伊甸园流出来的河流。幼发拉底河亦是上帝允诺赐予亚伯拉罕及其后人的土地(迦南)的边界之一。在当时,幼发拉底河并未与底格里斯河合流,而是直接流入波斯湾。后来由于河水带来的沙泥把河床不断填高,最终使两河的河口不断南移;流经叙利亚和伊拉克;下游在古尔奈与底格里斯河合流为阿拉伯河,注入波斯湾。

第一圣殿时期的耳环

2020年11月,以色列TMSP (Temple Mount Sifting Project)项目宣布发现了一个第一圣殿时期的耳环,很可能就是赛三19所描述的耳环netifot,由四层小金珠组成花瓣的形状。在第一圣殿时期的出土文物中,很少发现黄金首饰。 赛三18-23 到那日,主必除掉她们华美的脚钏、发网、月牙圈、 耳环、手镯、蒙脸的帕子、 华冠、足链、华带、香盒、符囊、 戒指、鼻环、 吉服、外套、云肩、荷包、 手镜、细麻衣、裹头巾、蒙身的帕子。 2020年8月,9岁的耶路撒冷男孩Binyamin Milt与家人作为志愿者参与筛选文物时,发现了这个保存完好的饰物,最初被误认为是现代物品,后来才发现有将近三千年的历史。TMSP项目是对1999年伊斯兰运动进行的圣殿山非法装修工程的回应,该工程把9000多吨的泥土全部倒入汲沦谷。以色列考古学家们于2004年取回了瓦砾,并开始对其进行筛分。多年来,它已发展成为一项具有国际意义的项目,吸引了超过20万名志愿者参加,他们帮助研究人员找到了成千上万种无价之宝。 请关注我们公号👆

以赛亚对推罗的预言

推罗(希腊语:Τύρος 英语:Tyre),位于地中海东岸,在以色列 – 黎巴嫩边界以北仅12英里处。今天,我们都只能看见以前的影子。推罗曾隶属于罗马帝国,后遣使内附东汉,现为黎巴嫩南部行政区中的城市,名苏尔又译泰尔、提洛、提尔,基督教的和合本《圣经》译本翻译为“推罗”。推罗被中国古籍称作“兜勒”。东汉永元十二年(公元100年),兜勒遣使内附,汉和帝赐其王“金印紫绶”,据考证,兜勒便是当时罗马帝国东方省的推罗。  推罗城是古代腓尼基人的城市,当代则是黎巴嫩的第四大城,也是该国主要的港口之一。推罗也是热门的观光景点,拥有许多遗迹,其中的罗马竞技场已在197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中。 历史和考古证据显示,推罗是在主前二千年初已有人定居,在以色列人定居在迦南之前很久,就是重要的海港。当圣经讲及迦南人和以色列的早期历史,推罗首先出现,是亚设境界的西边的一部分(书十九29),在这段经文中特别称它为“坚固城”,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地标。在推罗王希兰运送香柏木,木匠和石匠,来建造大卫宫殿之前,推罗没有再出现在圣经中(撒下五11)。从大卫开始,以色列人和推罗的关联变得明显。推罗王希兰供应香柏木,木匠和石匠,以建造大卫的宫殿和圣殿。 后来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攻陷推罗,从推罗陷落到巴比伦帝国倾亡,为时七十年。巴比伦国亡后,波斯帝国让推罗复兴,直到主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才再度将推罗倾毁。这个七十年,也是神定意让犹大被掳巴比伦的日子,经过七十年的管教之后,神让自己的百姓回归。 犹大被掳七十年回归以后,神再次使用推罗,和所罗门时代一样,为从巴比伦被掳归回的以色列百姓重建圣殿提供了香柏树,可能也包括匠人(拉三7)。但推罗与各国交易时惟利是图,甚至违背安息人的条例与回归以后的犹大人做生意(尼十三16)。因此推罗将会再次陷落,他们不能享受自己再次积攒的财物,反而将被敬畏神的人所得。 【赛二十三15-18】到那时,推罗必被忘记七十年,照着一王的年日。七十年后,推罗的景况必像妓女所唱的歌:“你这被忘记的妓女啊,拿琴周流城内,巧弹多唱,使人再想念你。”七十年后,耶和华必眷顾推罗,她就仍得利息(原文作“雇价”。下同),与地上的万国交易(原文作“行淫”)。她的货财和利息要归耶和华为圣,必不积攒存留;因为她的货财必为住在耶和华面前的人所得,使他们吃饱,穿耐久的衣服。

以赛亚对巴比伦的预言

现在的中东地区伊拉克南部,就是古巴比伦国的所在,她处于底格拉斯河与幼发拉底河中间。巴比伦也是一个藐视神、不敬畏神的国家,里面的百姓同样是拜偶像,热衷于占卜、交鬼、邪术等的恶行,这些行为使神非常忿怒,所以神借着先知来预言巴比伦国的衰亡。 在以赛亚书中,神借着以赛亚向亚述、巴比伦等给犹大制造难处的邻国宣告预言。 赛 13:1-14:27 的主题是“神要惩罚巴比伦”,也有些圣经翻译本称之为“巴比伦的重担”。先知先讲的是亚述国的预言,然后讲巴比伦的预言。讲到亚述国灭亡的时候,以赛亚也预言以色列民的归回。 神借着对外邦的预言表明:他不仅是以色列的神,更是宇宙与历史的主宰,神以公义来管教自己的百姓,也要以公义来追讨对付仇敌。神没有放弃自己的百姓,而是借着列国所发生的事让他们认识神的大能、认识神和他们的关系、认识神永远的旨意,给他们指出了前途。 在亚伯拉罕的时代,巴比伦曾是两河流域的强权,但到了摩西时代进入衰落期,被埃及、亚述和赫人的帝国取代。在以赛亚的时代,巴比伦只是亚述统治下的一个小国,那时的犹大人完全不理解以赛亚的预言,不明白巴比伦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以赛亚在世时,巴比伦城曾被西拿基立完全摧毁,但不久就被西拿基立的儿子重建。 在巴比伦崛起之前,神首先宣告巴比伦的灭亡,给将来要落在神的管教中的被掳百姓带来安慰和希望。以赛亚发出预言100年后,尼布甲尼撒建立新巴比伦帝国,势力达到鼎盛,巴比伦成为古代世界最美丽的城市之一,其辉煌和美丽成为「列国的荣耀」。 对当时的人来说,先知发出的这个预言真的是不可思议,因为当时的巴比伦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很难想象这个国家会灭亡。 后来巴比伦帝国摧毁耶路撒冷和圣殿,掳走南国犹大,应验了以赛亚的预言。玛代人和波斯人征服巴比伦,继续以此为首都。 在预言发出的 200 年之后,预言应验了,在主前 562 年,尼布甲尼撒王就离世,之后的七年里面就换了三个君王,国势不断往下走,而且发生内乱,结果玛代波斯就在主前 539 年,只用一个晚上就攻下了巴比伦城。半个世纪之后,巴比伦城发生叛乱,被薛西斯部分摧毁。亚历山大与主前331年占领了巴比伦城,把这个部分毁损的城市作为他的首都之一。塞琉古一世(主前312-280年)统治亚历山大帝国东部的时候,迁都塞琉西亚,巴比伦永久失去了首都地位。 主前20年左右,历史学家斯特拉波形容那里是完全荒芜之地,即使是沙漠流浪的阿拉伯人(指出没于以色列东边沙漠的贝都因游牧部落)也要避开那地方,因为它成为了厄运的记号。图拉真(主后98-117年)时代,它已完全荒芜。神对巴比伦的预言已经实现,巴比伦城至今都没有再重建,只剩下一片废墟。【赛十三20-22】其内必永无人烟,世世代代无人居住。阿拉伯人也不在那里支搭帐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卧在那里。只有旷野的走兽卧在那里;咆哮的兽满了房屋。鸵鸟住在那里;野山羊在那里跳舞。豺狼必在它宫中呼号;野狗必在它华美殿内吼叫。巴比伦受罚的时候临近;它的日子必不长久。 在以赛亚作这些预言时,事情都还没有发生,还非常遥远。但是当事情发生以后,神的百姓就从眼见的事实看到神的话准确地应验了,因此不管将来再发生多少变动,他们仍然能活在盼望当中。我们今天也照样要从这些眼见的历史里,看到神话语的信实,因此心思意念就被带到信心的盼望里,就能活在基督再来的盼望当中。

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

【赛二2-4】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吧,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将祂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祂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祂必在列国中施行审判,为许多国民断定是非。他们要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国不举刀攻击那国;他们也不再学习战事。 弥加书四章1-3节与以赛亚书2章2-4基本相同。在重建的日子(指主耶稣再来地上做王,世界进入千年国度的时候),这殿的山将被重新称为耶和华殿的山。虽然圣殿山在群山中并不算高(诗六十八16),但被神从乱堆之中高举以后,却将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吸引万民都要流归这山。锡安也将成为人的「道」和「路」的起点,成为神的「训诲」和「言语」的中心。 “将刀打成犁头,把枪打成镰刀”,这句话被广泛引用,然而世人所追求的平安只不过是黄粱一梦。只有当主耶稣再来,弥赛亚的权柄统治全地,改变人心之时,世界才会有平安。这是真正的平安,是神改变人心的结果,只有在人人都以神为王的时候才能实现。今天,世人要和平、却不要赐和平的神。世人的罪性毫无改变,却以为可以在「万军之耶和华」之外,用道德、政治、经济、科技或外交谈判来解决发展和环境的矛盾、寻求和平,结果必然是缘木求鱼,注定是要失败的。

《以赛亚书》简介

《以赛亚书》的希伯来名是「יְשַׁעְיָה/yesh·ah·yä」,以赛亚的意思是「耶和华已经拯救」。以赛亚书大约在公元前723年之后完成。记载关于犹大国和耶路撒冷的背景资料,以及当时犹大国的人民在耶和华前所犯的罪,并透露耶和华将要采取判决与拯救的行动。新约圣经引用最多的书卷除了《诗篇》,就是《以赛亚书》。本书信息的中心是大卫的后裔和耶路撒冷,特别是在第53章整章描述大约在700年之后将临的弥赛亚耶稣的遭遇与人格特质。由于《以赛亚书》对弥赛亚的预言最多、最详细,所以被称为「第五福音」、「旧约中的福音书」。 犹太传统和新约圣经都认为本书的作者是先知以赛亚(路四17;约十二38-41;徒八28),十八世纪以后有人猜测有多位作者,但并无确凿根据。由于《以赛亚书》对弥赛亚的预言与耶稣基督非常吻合,所以也有人质疑基督徒篡改了旧约。但在1947年出土的死海古卷中,发现了主前二世纪的完整《以赛亚书》抄本,内容与主后九世纪的马所拉抄本(Masoretic text)基本一致,使这种质疑不攻自破。 《以赛亚书》在《新约》中被广泛应用(多达411次),因此《以赛亚书》的意义远超过自身在历史中的作用。全书一共六十六章,第一部分三十九章、第二部分二十七章;整本圣经也是六十六卷,旧约三十九卷、新约二十七卷。而比形式的巧合更重要的是,本书比任何一卷书都更全面地启示了真理:神、人、罪、审判、救恩、弥赛亚,因此,《以赛亚书》也被称为“小圣经”。

后先知书简介

后先知时期介于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5世纪之间,与前先知时期的最后几个世纪重叠。后先知们是一群文人,他们会纪录写下并保存自己的讲述,或是指示缮写者去做这样的事。后先知书又分成两部分,称作大先知书和小先知书。大先知书有三卷,这不代表它们比较重要,而是因为它们篇幅较长。 这三卷大先知书是:1.总共有六十六章的《以赛亚书》其实包含两个部分,由两位活在不同时期的作者所写成。属于第一部分的三十九章是由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所写,他是公元前8世纪下半叶的人物。剩余的章节称作第二以赛亚(Deutero—Isaiah),咸认是由一位或数位姓名不详、活在犹太人被掳至巴比伦时期的作者所写(公元前586年之后)。虽然将《以赛亚书》拆成两本书会比较合理,但等到后来编修《希伯来圣经》时,两部分却被并合成完整的一卷。《以赛亚书》中充满了先知对犹太人罪行的忧心,以及他们对上帝降罚所发出的警告。以赛亚大声疾呼犹太人要在灵性与政治的尺度上与周围的民族分别开来,并且要终止偶像的崇拜、持守纯净的宗教规范、追求社会的公义。属于第二以赛亚的篇章更预告人间不再有战祸,万国万民将永享安宁与和谐。当上帝的子民愿意遵行并跟随上帝的律法时,那个平安的日子就会来临。2. 《耶利米》预言并且在之后见证了圣殿与以色列地被毁,以及犹太人被掳。它教导上帝对伦理与道德的强烈要求,也记载了先知耶利米对犹太人悲惨命运的深切哀恸,并对被掳之人传递安慰与盼望。3. 《以西结书》记载犹太人被掳至巴比伦时期所发生的预言。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犹太人的罪行以及耶路撒冷被毁的、悲恸,并且针对将来发出安慰与告诫。以西结是一位会看到异象的先知,他说出上帝所让他看到的东西,并且预告犹太人以色列地将会获得重建。这卷书特别强调圣殿、祭司、献祭礼仪,以及这三者在犹太人重返犹太地之后,所将再次拥有的崇高地位。 在希伯来圣经中按照犹太传统,分为妥拉(摩西五经)、先知书和圣卷*三类。先知书中分早期先知书(约书亚记、士师记、撒母耳记、列王纪)和后期先知书(以赛亚书、耶利米书、以西结书、十二先知书)。 *耶利米哀歌和但以理书在希伯来圣经中属于圣卷,在翻译为希腊文时归入大先知书。

《列王纪》结语

在《列王纪》中,对于每一个北国以色列王的评语,都是犯了耶罗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里的那罪,用金牛犊来冒充神。而对于南国犹大好王的评语,除了希西家和约西亚废去邱坛,都有一句只是邱坛还没有废去,始终不能专心顺从;而坏王则大肆建立邱坛,从不能专心顺从变成离弃。北国的金牛犊代表百姓的敬拜对象出了问题,南国的邱坛代表百姓的敬拜态度出了问题,这两样让南北国神的百姓陷在罪中而不自知,历经几百年难以自拔。 北国以色列和南国犹大都是神的百姓。在耶罗波安二世和乌西雅王执政的期间,神赐给南北两国安全的国际环境,但四十多年的繁荣稳定并没有带来任何属灵的改善,反而使百姓越来越安于自己的属灵现状。现在,神兴起亚述作为试验和管教的工具(赛十5),结果北国联合亚兰、南国贿赂亚述;无论是拜金牛犊的北国、还是有圣殿的南国,无论是北国的军阀、还是南国的大卫子孙,都忙着寻找各种靠山,却没有一国肯回转倚靠神。神赐给北国这四十多年的繁荣稳定,是为了预备审判。神在这一时期所差派的先知阿摩司、何西阿,不再显明耶和华是神、也不再显明神是拯救,而是宣告神的谴责(摩六1-7;何二2-8)和审判(摩三13-15;何十三16),使以色列的骄傲当面见证自己(何五5;七10)。并且在审判中宣告了唯一的盼望:到那日,我必建立大卫倒塌的帐幕,堵住其中的破口,把那破坏的建立起来,重新修造,像古时一样(摩九11),我必医治他们背道的病,甘心爱他们;因为我的怒气向他们转消(何十四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