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恕《义人之根》十三、十字架

基督从死里复活之后,使徒到处传讲祂的信息,信息的中心内容就是十字架。无论他们去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他们都带着十字架,而十字架的大能也随着他们。十字架的信息改变了大数的扫罗,将一个逼迫基督徒的人改变为温柔和有信心的使徒。 十字架的功效是不变的,过去它成就了什么,将来还要继续。但假如有人将这死亡的象征当作美丽的东西,十字架的大能就会随之失去。当人将它当作一种象征,挂在颈项上作装饰,或划在脸上作为驱邪的符咒时,十字架再好也不过是一个软弱的标记。从坏的方面看,它会被视为一种供人利用的驱魔符。今天,千千万万的人正是这样看十字架,而对其大能大力却毫无所知。 基督将十字架的意义完全说出来:“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已,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太16:24)十字架不但结束了基督的生命,也结束了每一个真正跟从主的人的旧生命。十字架毁灭了,也结束了信徒的旧样式,即亚当的样式。然后,那叫基督从死里复活的神,也叫信徒从死里活过来,重新开始新的生命。这才是真正完整的基督教信仰,虽然我们不能不承认这种观念与今日一些人所持的观念有极显着的差异,然而,我们不敢修正我们的立场。十字架凌驾于不同的意见之上,一切看法和意见最后都必须受十字架的裁决。一个肤浅、眼光狭窄,而又属世的领袖会略为修改十字架,来讨好那些玩世不恭的所谓圣徒,这些所谓圣徒甚至在神的殿中仍不忘嬉笑作乐。但他们这样做,无疑是自招属灵灾祸。就在我们离开那真正的十字架时,救恩的大能也离开我们。 如果我们是有智慧的话,就会照着耶稣所行的去行: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十字架的苦难。就是将我们原来整个生活摸式拆毁,重新开始新的生命。我们会发现这种经历实非诗词、歌曲所能表达。十字架刺进我们的生命,绝不顾惜我们小心建立起来的声誉;它击败我们,结束我们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丰盛的生命,并且越来越丰盛,才能有一个全新的、脱离罪辖制、荣耀神的生活。

陶恕《义人之根》十二、基督就是榜样

救恩的信息抓住一个人,为要改变他,照着另一个形象来塑造他,使他与从前判若两人。保罗训勉信徒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就是这个意思。 既然人是可以改变的,而神福音的大能又可以改变人,那最重要的问题自然是:人要改变成什么形象?以谁或以什么作人改变的模式? 人是失丧的,更在道德和灵性方面失丧,基督教信仰由始至终一直坚持这个事实,而人类历史亦证明了这个真理。我们内里的败坏使我们不可能有什么可以用来作重新做人的模式。因为人心比万物诡诈,坏到极点,依照自己的模样,即使是模仿最好的自我,最后也只会带来悲剧。 福音不但有重新塑造人心的大能,更为人的新生命提供一个可学效的模范,这模范就是基督。基督是神,行事跟神一样,却卑微地穿上人的身体;祂也是人,因此祂成了人性的完全模范,叫蒙了救赎的人可以效法祂。 借着重生与成圣、信心与祷告、受苦与操练、神的话与神的灵,人开始在本性上改变,悔改归正,从属罪恶的形象变为属神的形象,与神的性情有份。这改变的工作从没有间断,直到神所盼望见到的形象实现在基督徒心中。神在祂所买赎回来的儿女身上所作的一切,都有深远的目的。就是要他们至终在本性上恢复神的形象。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标。

陶恕《义人之根》十一、我们的敌人——自满自足

保罗曾经表示,他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学会了在属世物质上知足,这种知足的态度,绝不是属灵上的满足。保罗特别指出他如何在属灵方面感到不足:“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杆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3:13-14),对世上物质生活知足,是圣徒的记号,对自己的属灵景况满足,却是内心盲目的记号。 基督徒最大的仇敌之一,就是灵性上的自满,对一个自信已到达目的地的人来说,再往前走实在是愚不可及的事;然而问题却是:我们尚未到达却以为已经到达,现在的人常引用圣经证明我们已经达到某阶段,但假如我们根本未曾有过经文所描写的真实经验,那是很危险的,因为知道真理却不遵行,与错谬相去不远,两者都是同样危险。那些坐在摩西座位上的文士,是自己教导的,却未曾遵行过的“真理”的牺牲者。 今天,在灵性上自满自足的基督徒比比皆是,这是一个征兆和预告。所有伟大的圣徒都有饥渴慕义的心,他们呼求说:“我的心渴想神,就是永生神,我几时得朝见神呢?”(诗42:2)他们竭尽心力追求渴慕神,这种渴求的态度推动他们向前行,往高处走。然而不冷不热的信徒只会对那更高之处,轻瞄一眼,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要达到那个地步。 发现有人不惜任何牺牲,为要得到灵命长进,生命改变和与神有更亲密的经历,我们会很高兴。我们勉励这些人:要继续祷告、继续争战、继续歌唱,千万别低估神要在你身上施行的作为。要为神过去所做的每一件事感谢,但不要停在这地步,要竭力认识神深奥的事,尝尝救赎奥秘的滋味。要脚踏实地,又尽量让心志高飞向上。不要自甘平庸地向冷淡的属灵景况投降。假如你能够这样不断地追求,天门必定为你大大敞开,而你也像以西结那样,看见神的异象。 除非你自己这样做,否则,有一天你会不自觉地落到一个地步,过着死气沉沉的所谓属灵生活,这种生活,用“暮气沉沉,得过且过”来形容,最贴切不过。愿神拯救我们脱离这种光景。阿们。

陶恕《义人之根》十、言行不一

我在日光之下看见一件恶事,它对基督教信仰的破坏是很严重的。那就是自称基督徒的人,在信仰实践与神学理论上自相矛盾。 在教会中,理论与实践的鸿沟是如此的大,以致偶尔有好奇的寻道者与之接触,就讶异得不敢想象二者有任何关系。精明的观察者,若与一般会众听完主日早晨的讲道再在主日下午留意那些早上听道的人所作所为,准会以为自己所观察的人是同时信奉两种截然不同的宗教。 一间教会的会众,听完一篇最属灵的信息,便大加赞赏,不到二十分钟,他们就从事最属血气的活动,好像较早前根本没有听过那篇动人的讲章一般,基督徒惯于为美丽的真理流泪和祷告,然而,在面临实践这真理,却遇见困难时,他们就退缩了。一般教会简直不敢省察一下自己所行与所传的是否互相矛盾,教会容让那些完全与神的旨意相违背的事情发生。 这样看来,似乎有很多基督徒都只愿享受“对”的感觉,却不愿为做得“对”付出任何代价。因此,理论与实践在口头上,虽然永远不可分割,但实际上却老是互不相干的。真理好像已被遗忘,这些所谓追随者誓言以不死的爱来支持真理,但却不愿为之付上任何代价。 究竟这是不是指主所说的意思:“按名你是活的,其实是死的”?这些人自称为基督徒,却习以为常地罔顾基督的命令,行自己制定的所谓“基督教信仰”,这对那些日复一日与他们相处的非信徒会有什么影响?这些非信徒会否因此断言基督教信仰是虚假的?以为基督教信仰是虚幻和不切实际,所以拒绝基督教信仰是大有理由的? 非基督徒在观察过他们所认识的所谓基督徒一段日子后,就发现这些所谓的信徒的言行矛盾,以致他们厌恶,并拒绝接受福音,其实责任不全在他们身上。假冒为善的宗教信仰行为对人心影响之坏,实在难以形容。 当那大而可畏的审判日子来临,审判全地的主以看透万事的目光察看人心,审判我们在信仰上言行不一、假冒为善时,我们将如何答辩?千千万万失丧的灵魂在世寄居时,由于厌恶他们所接触的虚伪基督教,因而徘徊于救恩的门外,这个责任该归咎谁呢?

陶恕《义人之根》九、令人肃然起敬的信

早期的信徒说:信是一件令人肃然起敬的事。 马丁·路德重新发现了因信称义的圣经教义,是值得嘉许的。路德强调,信是人进入内心平安和脱离罪恶的唯一途径。这个说法给颓废的教会注入生命的新动力,而且导致改教运动。 保罗和路德的信是把人的整个生命完全改变,成为另一个人,使人热切地把生命降服在基督之下,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义无反顾地跟随主。这种对神的信把人的心改变,使人在一刹那间成了主所爱的快乐仆人。在与旧日的事物告别时,其坚决的态度,犹如昔日以利亚登上火车火马,乘旋风升天而去一般。对他而言,过去已成过去,世界成了荒漠,天堂亦因他的信变得可望可即,整个生命之路因信有新的安排,更切合神的心意。神成了真理的最高准绳,因此他能从属灵的角度去看他所经历的每件事。神在他身上的地位愈来愈重要,他自己相对地变得渺小,而对他来说,基督更是难以言喻的宝贵。当一个人接受了这使人得称为义的信时,以上一切,甚至更多的宝贵经验都会接踵而至。 可是,现在改变已悄悄地展开,一些人一点一滴地把新的意义加在“信”字上面,渐渐这个字眼的含义已改变了圣经的原意,这种改变是不知不觉的,使人没有防备,现在可悲的结果已影响着我们了。 信,现在的意思不过是指人对神的道和基督的十架作道德上的认同,这认同消极而被动。若要实践这信,我们只消单膝下跪,按着那盼望我们灵魂得救的布道员指示,点头同意就行。 这种“信”的一般果效,倒极像人看完名医之后的感觉:他们在见过名医以后,顿觉放下心头大石,脸上挂着微笑,笑自己实在是过分忧虑,自己根本没有毛病,不过是需要休息而已! 这样的信并不使人感觉肃然起敬,反倒使人感到安慰。这信没有使一个人的大腿窝脱臼,以至他要用杖支撑身体,跛着走路,这信只像教导人做深呼吸运动,纠正他们的姿势而已。不错,他们自我的脸已洗净了,他们从失望中挽回自信心,他们虽然得了这一切,却没有像雅各那样得着了一个新名“以色列”,他们也没有蹒跚地步入永恒的日光中。“雅各经过毗努伊勒的时候,日头刚出来照着他”。那是雅各,更正确地说,那是以色列,因为在以前,日头并没有多照在雅各身上,也无此必要。但日头却乐于照在已为神所改变的人“以色列”身上。 这一代的基督徒,必须再聆听这个教义——信是叫人肃然起敬的。同时,也必须让人知道,人若信基督,便要顺服祂,否则这信就与人完全没关系;这信是绝对轻慢不得的。神的大能不会彰显在任何暗自保留后路、见难而退的人身上。唯在那些不给自己留反悔余地的人,才拥有圣经所说的信。因着这样的信,他们已作了永恒而不能撤回的委身,即使他会受到极大的试探,他总是回答说:“主啊!祢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

陶恕《义人之根》八、要重生必先悔改

按照圣经的教训,神赐人赦罪之恩是基于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人要有悔改的意向,人若没有在道德上悔改的心志,就不能获得属灵的重生,若有人反对这个教训,只证明他们已远离了真理。 现代最流行的神学理论是,罪得赦免单在乎信心。“悔改”这词在归正了的人脑海中已除掉了! 我们经常听见人说:“我不传悔改归正,只传重生得救的道理。”发出这种论调的人,可能是为了反对“得救在乎人的行为”这个不合圣经的教义,这是我们可以理解的。然而该论调本身明显是错误的,因为它否定人必须先悔改归正而后重生。事实上,两者是毫无冲突的。问题是,不必悔改归正而可重生的理论,给人不正确的导引,以为二者可择其一,这是错误的,正确的教训应该是二者兼备,而非任择其一。一个悔改得救的人,是既悔改归正又得重生的人。除非这个罪人愿意改正他的生活方式,否则他根本不可能经验内在的重生。这个重要的真理在流行的神学中,似乎已逐渐被忽略了。 说神会赦免未曾悔改的悖逆之子,既违背圣经教训,也不合乎常理。试想,一个教会里面的人,罪已蒙神赦免,却仍然喜欢罪恶、恨恶义路,那多可怕,假如天堂都充满了没有悔改,仍爱罪中之乐的罪人,那就更可怕了。 在圣经中,赦罪及洁净的应许,必定与悔改的吩咐连在一起,我们最常引用以赛亚书一章十八节:“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但在这段话的上文是:“你们要洗濯、自洁,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学习行善,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申冤,为寡妇辩屈。”(赛1:16)这段经文不正是教导我们在期望得到赦免以先,要悔改归正吗?把悔改和赦免强分,无疑对圣经施予暴力。这正好宣判我们故意曲解真理的罪状。 我们的教会经常充塞着“追求深入灵命”的人,他们也像西门那样呼叫主:“把这权柄也给我。”(参徒8:9-24)可是他们却没有悔改归正。我想,人不必悔改也可得救恩的教导,不但降低了教会的道德标准,更使一群自以为是的宗教人士误信自己已经得救,而事实上他们仍是愤怒之子,在罪恶的束缚中。

陶恕《义人之根》七、大而可畏的主

有一个真理,圣经已作详尽的教导,历世无数敬虔的人亦曾亲身经验并加以证实。它可以浓缩成一句信仰定理:人若不先认识神的可畏,就不能认识神真正的恩典。 神第一次向人类昭示救赎的心意,是向一对在死亡恐惧中躲避主面的男女,而神颁布律法,则是向一个在烟火、雷轰、神圣角声中恐惧战栗的人,当神用神秘的方法舒展撒迦利亚的舌头时,“周围居住的人都惧怕起来”。而向牧人宣布“在地上平安归与祂所喜悦的人”时,牧人竟因天使突然出现,荣光四面照射,而“就甚惧怕”。 我们读圣经,就能看见“主是大而可畏”这个真理像一条巨缆从创世纪贯通至启示录,神的来临总是给有罪恶的人带来恐惧。每当神要彰显能力时,总有事物使旁观者惊惶、胆怯、吓倒,这种惊惶使他们慑服,有别于平常的惊惶,与怕身体受损的恐惧不同,这是一种极度的战栗,直透入人性的核心,远比人在受惊时本能地要保护自己这种经验来得深邃。 我们内在的罪性是非常顽强而自负的。在这罪性降服以前,神不会开我们信心的眼睛,将祂自己显出来。在我们未被那战栗——“就是一个不圣洁的人,猝然面对那位全然圣洁的神时所产生的战栗”——所抓住以前,我们大概不会被新约福音所展示的爱与恩典所感动。一颗属血气的心根本不会被神的爱感动;相反地,假若一个属血气的人认为神是爱他的话,也不过证实了人的自义而已。 对主存战栗的心是必要的;然而,我们必须时常牢记着,这种对主战栗的态度,绝不是来自用主名所作的恐吓。不错,地狱和审判都是真实的,必须完全按照圣经的教导,传扬出去,不作增删;然而,我们称为“敬畏神的心”这种神秘力量,是一种超自然的东西,绝对不是出于对地狱和审判的恐惧,它与刑罚的恐吓无关。它有一种神秘的特质,不属知识的范畴;是堕落的人,在那圣者面前作出的深切回应,因知道神是全然圣洁而震惊。只有圣灵才能在人心中引发出这种情绪,要是我们想在这方面作任何人为的努力,只会白费气力,或愈弄愈糟。 由于对神所存的敬畏是一种超自然的事,因此决不能借着警告而使人接受基督,这是不合乎圣经原则的,也是没有功效的,你可以在一群山羊面前燃放爆竹,于是成功地驱使他们进入羊圈;然而一切来自世上的自然惊吓,都不能使山羊变成绵羊。同样,用恐吓的办法也不能使顽梗的人变成爱神爱公义的人。 那么,真正敬畏神的心究竟从何而来呢?是出于我们对自己的罪的认识和对神的认识。以赛亚曾有一次深刻的体验,看到自己的不洁与耶和华神临格的可畏。他在神面前哀呼起来,承认他自身的罪。而最令他产生敬畏之心的,正是他亲眼看见了大君王——万军之耶和华。 当教会的牧师和领袖被圣灵充满时,会众就会不期然对神起了神秘的战栗感。昔日当摩西从西奈山下来时,以色列民对神亦有一种恐惧之感,因摩西脸上发光,那是超自然的现象,摩西无需恐吓百姓,只要他带着脸上的光在他们面前出现,就足以叫他们感到战兢。

陶恕《义人之根》六、要接受劝告

不肯接受劝告,是历代以色列人的特征,每一个时代,他们都不肯受劝,因此每次都带来审判。昔日基督到犹太人中去的时候,就发现他们十分傲慢自大,不愿接受责备。当主对他们讲论到他们有罪和需要救恩的时候,他们冷漠地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一般百姓都听从了主的话悔改了,但那些犹太人祭司因为做领袖做得太久了,不愿意放弃他们特殊的地位。 那些人已经落于不受劝谏的地步,似乎也不会从这些警告中得益了。对一个坠下悬崖的人,你再也不能为他做什么,但我们却可以沿途留下记号和指示,免得后人重蹈覆辙。以下有几个提醒:   (一)你的教会或机构受到批评时,不要辩护。如果那些批评是错的,那不会有什么害处;但假如批评是正确的,你就必须洗耳恭听,并设法纠正。   (二)你若全心跟随主,就不要关注那些已完成的事,只要关心你面前要完成的就好了。最好向主说(也去感受):“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做的本是我们应分做的。”   (三)在遭受责备时,不要寻根究底的追查来源,更不必查问究竟是朋友或敌人说的。其实来自仇敌的责备,比来自朋友的更有价值,因为仇敌是不徇情面的。   (四)当向主的教诲敞开你的心,不管是谁,都应准备好接受主的管教。所有伟大的圣徒都学会了欣然接受责打,相信这也是他们成为伟大圣徒的原因。

陶恕《义人之根》五、听从那听从神的人

我们听道时只要发现到一个宝贵的真理,我们所花的时间已经得到报偿了。 有一次我听道时就发现了这样的宝贝。整篇讲章中我得到一句非常宝贵的话,其他的已经没印象了;那句话实在太好了,但很遗憾,我想不起那位讲员是谁,以致我不能褒扬他,他那句话是这样的:“不必听从那不听从神的人。” 无论在哪一群人当中,十居其九的人都自信能为人师,够资格去指教别人,而且,人最有兴趣指教人的总是在宗教和道德的范畴。可是在实际上,一般人往往最没有资格在这题目上说有智慧的话,他们的话产生的后果总是适得其反,叫人受损,故此我们应当小心选择尊师。既有选择,少不免会有拒绝。 大卫警告人不要随从恶人的计谋。圣经中有不少例子,说明许多人的失败都是因为误信谬言。例如,罗波安听从了那些不听从神的人,结果误了以色列国的前途;亚希多弗的计谋实是恶谋,大大增加了押沙龙的罪孽。 人不先听神的话,就没有资格向别人提出劝告。若不打算听从、遵守神的忠告,就没有权力去忠告别人,真正能辨别是非的智慧,必然与神的声音互相呼应。我们道路上唯一安全的光,是那从世界之光——基督——反射过来的光。 尤其重要的是,青年人应知道选择听从谁的忠告。他们入世未深,经验不丰,所以必须请教别人的意见,而且不论他们是否觉察到,他们都确实每天把别人的意见实行出来,成为自己的意思。那些夸耀自己独立不倚靠人,以独立为美德的人,仍是拾人牙慧,他们所热衷的个人主义。正是受了他人影响的结果。他们之所以成为那样的人,就是因为他们采纳了他人这种意见和论调。 只有听从那些先听从神的人——这个听从他人的原则,才能使我们得免陷入许多的网罗。所有宗教工作计划都必须受这个原则试验。在这个宗教活动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代,我们必须保持神智清醒冷静,在追随任何人以前,应察看他额上有否神的膏油。不管他要干的是什么事,若没有十字架的记号,我们就没有属灵的义务去帮助他,不论多动人的呼召,多感人的故事,多扣人心弦的图画,都不能叫我们拿出金钱和时间,支持那些无暇听从神话语的人所推动的计划。 神仍然拣选属祂的人,这些人每个都听神的话,当神发出指示,他们必然听从。只有这些人,我们才可以放心听从。

陶恕《义人之根》四、实用的基督?

主曾预先警告我们假基督会来。很多人都以为假基督一定是从教会外来的,但其实不然,假基督也可能从教会内兴起的。 我们必须清楚知道,我们所承认并跟随的那位基督,确实是神的基督。我们容易跟从一位由人想象塑造出来的基督,而非真正的基督,那是很危险的。 过去几年,基督被一些所谓福音派人士通俗化了。他们说,基督会为人包办一切奇难杂症,例如,很多人说基督很热心助人达到目标,但从不过问那些事情的始末端由,他非常体贴,不会发出令人尴尬的问题,如:“你要求我帮你完成的事情,在道德和属灵方面有没有问题?”。他们说一个拳师做了适量的祷告,基督就会帮助他在场上击倒对手,使其不省人事。换言之,主也会帮助棒球投手把球投出适当的弯度。有人举出另一个例子说,基督帮助一个热衷运动的牧师在跳高比赛中获奖,又帮助另一个牧师不但在田径赛中领先,且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不但如此,更有人说,基督会使一个会祷告的商人在一宗交易上击败了竞争者,以较对手为低的喊价取得众所垂涎的合约。甚至有人传言,基督会帮助一个会祷告的女演员,在扮演娼妓时演得有声有色。 在这些人心目中,我们的主成了一个“实用的基督”,像阿拉丁神灯那样,满足任何召唤祂的人吩咐一些小奇事。 显然这些人没有停下来想想,假如基督真的参与拳赛,以其神能帮助胜方把对手击至瘫痪,就等于残害负方。要是祂因帮一个商人而损及他人,就是偏袒,这与圣经上那位真基督的本质全然不同。 这一切想起来真叫人感到可怕,我多希望那些宣扬基督是有求必应的人不知道他们所宣扬的虚假教义中包含什么意思,但很可能他们是知道的,却仍愿意向人介绍“实用的基督”。要是这样,这些人根本已经否定了基督的神性和主权,他们的基督,是一位方便人满足肉体需要的基督,与异教的鬼神相差无几。 神救赎的整个目的,是使我们成为圣洁,恢复神的形象,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祂使我们不再以属世的野心为念,不再受世人渴求的奖赏所牵引,因那些东西没什么价值,一个圣洁的人不会梦想求神帮助他去击败对手,或胜过其他竞争者,如果他成功而别人就必须失败的话,他就不会希望成功。有圣灵内住的人,是不会为了不义之财和庸俗观众的喝彩而求主帮助他击倒对手的。 约书亚为耶和华争战,大卫拯救神的选民脱离非利士人的手,华盛顿寻求神的帮助来反抗那些企图奴役新美国的敌人——这是道德及属灵原则的崇高标准,与神在人类历史中的目的是一致的。但教导人说基督会运用祂神圣的能力来增加我们属地的利益,不但误传了主,更是于我们的灵魂有损。